1. 首页
  2. 石墨烯新闻

算一算动力电池四大关键材料的降价空间

“降成本”是今年动力电池面临的一大重要课题。降成本的方式很多,涉及各个环节,通过与材料供应商协商谈判、切换成本更低的材料是其中重要途径。

目前四大关键材料正极、负极、隔膜、电解液占动力电池成本比例分别约为40%、20%、8%、10%,共占据近80%的成本。能否降低这四大关键材料的成本,对于动力电池而言意义重大。

先看占据材料成本“大头”的正极材料。正极材料成本能否下降,还得从上游原材料说起。

根据高工产研锂电研究所(GGII)的调研,2017年新增锂矿、锂加工环节产能陆续释放,供需在2018年下半年将开始缓解,锂盐价格将回落,但不会出现断崖式下跌。钴价方面,钴矿高度依赖进口,加之锂电池对钴的需求持续增长,预计2018年钴价仍大概率上涨。

今年原材料锂、钴的高位价格将对正极材料价格形成支撑,不排除三元材料继续上涨可能。

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无法控制正极材料成本。目前行业内就有三种降成本方式:一是正极材料企业让利。去年表现明显的是磷酸铁锂,一家大型企业综合毛利率从2016年43.67%下降至32.5%,下滑11.17个百分点。今年下游降价要求及竞争加剧压力下,进一步让利存在可能。

二是掌控上游原材料。动力电池企业通过布局锂资源、钴资源,以及布局回收利用,自建或找外协代工锂盐及钴中间产品,从而掌控正极材料成本。

三是“降钴”甚至“去钴”。高镍三元(指NCM622、811)是最可行的方法,目前行业内甚至有跳过NCM622直接811的趋势。根据测算,采用811后,综合单位成本下降幅度在7%。同时,镍锰酸锂、镍酸锂、磷酸锰锂、富锂锰基等新型正极材料研究取得了不错进展。

负极材料方面,2017年受原材料针状焦价格一路上涨影响,人造石墨经历了几番涨价,打破近年来平静局面。为管控成本,不少排名前十的负极企业抛弃委外代工,加大自主石墨化生产产能布局。进入2018年,原材料石油焦、针状焦供应局面缓和,价格趋向平稳。

随着今年新增石墨化产能5-6月份开始释放,负极材料价格或逐渐回落。经寻访负极材料企业发现,高端石墨负极能够承受的降价最高在20%左右,整体能承受的降价约10%。

隔膜方面,该领域大量资本投入及新增产能促使行业兴起价格战。2018年开年就有大型隔膜企业宣称主动降价20%。根据GGII的调查,今年大型排名靠前的隔膜企业仍在加大产能建设,新增产能的释放将让隔膜2018年面临超过20%的价格降幅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干法隔膜技术提升及能够满足动力电池性能需求的基础上,动力电池企业为降低成本从湿法隔膜切换使用干法隔膜的趋势明显。

调研数据显示,国内干法与湿法隔膜价格相差约1-1.5元/每平米。以1GWh电池产能所需隔膜用量(不含损耗)为1550-1850万平米,加工涂覆价格约1元/每平米计算,采用干法隔膜制造1GWh的动力电池,相较湿法隔膜至少可节省1550万元成本,对大型动力电池制造企业来说,隔膜成本可降低约40%。

电解液方面,去年主要因为一些电池企业快速崛起,需求量快速扩大的同时,杀价也很厉害。有些电解液企业为了抢占市场份额,宁可牺牲利润来实现,造成电解液价格竞争比较惨烈。

今年随着原材料六氟磷酸锂的供应增加,价格或将有所下调,但幅度放缓;溶剂价格波动,但对成本影响不大。整体而言,电解液行业价格相对透明,配合动力电池下降的空间并不大,预计下滑幅度仅5%左右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旺材锂电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zgsmx.cn/2072.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